江泉实业在2018年3月~6月披露的增持计划进展公告中-济南新闻大厦-吐鲁番新闻
点击关闭

债务披露-江泉实业在2018年3月~6月披露的增持计划进展公告中-吐鲁番新闻

  • 时间:

梁超何雯娜订婚

曾為解決債務危機放棄控制權對於大生農業的債務危機,江泉實業曾在回復問詢函時表示,大生農業於2018年上半年陸續出現債務問題,資金流動性問題逐步突顯,經營狀況面臨較大資金壓力。

截至今年6月11日,大生農業所持江泉實業的全部6566.71萬股股票(佔總股本13.37%)已全部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

然而,如今半年已過,「壯士斷腕」也未能拯救大生農業。

因資金壓力無法實施增持計劃上交所查明,2017年12月7日,江泉實業曾發佈公告稱,時任控股股東大生農業及其一致行動人計劃于公告披露之日起6個月內增持公司股份,累計增持金額不低於2億元。

為解決債務問題,2018年12月,大生農業將其持有江泉實業的全部股權(佔總股本13.37%)對應的表決權全部委託出去,放棄上市公司控制權。但如今,上述股權也因大生農業債務未能清償將被司法拍賣。

上交所認為,大生農業披露金額較大的增持計劃卻未予實施,違反其向市場作出的公開承諾,可能對投資者決策造成重大誤導;公司也未及時向市場披露增持計劃無法完成的風險及相關股份被凍結的重要信息,侵害了投資者的知情權。上交所決定對大生農業予以公開譴責。

此外,上交所指出,江泉實業曾表示大生農業的債務問題是2018年3月1日起陸續發生的,2018年4月~7月,大生農業主要銀行賬戶被司法凍結,客觀上導致其無法實施增持計劃,其持有的江泉實業股份也先後被多輪凍結。

在後續合同履行期間,由於質押標的股票江泉實業股價跌破預警線並多次跌破平倉線,大生農業未按約定足額補倉、履行提前回購義務,保證人蘭華升也未履行保證義務,國民信託啟動司法程序進行違約處置。

至此,大生農業放棄了對江泉實業的控制權,東方資本成為江泉實業新控股股東。

這意味着,江泉實業實際控制權恐將再次生變。

據江泉實業今年6月11日發佈的公告,對於上述債務糾紛,法院裁定拍賣、變賣大生農業持有的江泉實業6566.71萬股股票(佔總股本13.37%)。

2017年,大生農業因資金周轉需要,通過股票質押方式進行信託融資,信託計劃受託人為國民信託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民信託),出資人之一為東方邦信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資本)。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大生農業未實現增持計劃的主要原因系其債務問題,2018年4月~7月,大生農業主要銀行賬戶被司法凍結,其持有的江泉實業股份也先後被多輪凍結。

然而,江泉實業在2018年3月~6月披露的增持計劃進展公告中,均未提及因大生農業資金凍結而可能無法完成增持計劃的風險,也未及時披露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被凍結的事項,直至2018年7月才首次披露了上述風險。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大生農業最引人關注的債務問題,源自一起股權質押借款。

為解決向國民信託股權質押借款所產生的債務糾紛,2018年12月,大生農業與本次股權質押融資的主要出資方東方資本簽署《表決權委託協議》,將其所持公司13.37%股權對應的表決權全部委託給東方資本行使,東方資本同意在其實際控制江泉實業后,由東方資本和大生農業雙方共同推進司法進程,通過司法手段全面解決國民信託與大生農業雙方債務糾紛。

隨着計劃到期,大生農業卻未能實施此次增持計劃,增持金額為0元。江泉實業稱,主要原因系大生農業面臨較大的資金壓力,大生農業後續也將不再繼續實施此次增持計劃。

8月9日,上交所披露稱,因江泉實業(600212,SH)原控股股東深圳市大生農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生農業)一項不低於2億元的增持計劃到期未實施,且未及時披露無法實施增持計劃的風險,上交所決定對其予以公開譴責。

今日关键词:宁波落户新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