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分分时时彩技巧:爆炸三月後 按「暫停鍵」的江蘇響水化工園區如何?

分分时时彩技巧:

  響水爆炸三月後 化工園區的整頓與重振

  部分外地務工人員離去,本地員工當地尋找就業機會;多數化工廠停產接受安全檢查,有工廠考慮搬遷或重組

  響水化工園區仍處於警戒狀態,需要通行證才能進入。B04-B05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林子

  江蘇鹽城響水縣,一條自西向東的301縣級公路,是陳雪(化名)當年放棄外出打工回到天嘉宜公司上班的回鄉之路,也是化工園區興盛之時生意人包車的必經之路,更是響水數十年來發展興衰的見證者。6月末的道路兩旁,草木蔥鬱,江蘇天源公司破損的玻璃窗仍未修復,偶爾能看到栽倒的指示牌,也在訴說著過往。

  3月21日,一場化工企業引起的爆炸響徹響水縣城,也引發了行業震動。在響水3·21爆炸過去三個月後的6月27日,新京報記者再次來到爆炸始發地——位於響水縣陳家港鎮的響水化工園。如今,化工園仍被警戒線環繞,需要出示通行證才能入內。

  響水化工園中的一切被按下了暫停鍵,而響水縣及周邊化工園附近居民的生活也一度被打亂,后又慢慢歸於平靜——大量外來務工人員離去、店鋪客流量下滑、家庭重新尋找收入來源。與小鎮居民一樣陷入反思與規整的,還有當地的化工園區,化工產業未來何去何從,整頓之後能否重新振作?

  有當地人士稱,整治之後,化工企業管理上會進一步規範和統一,安全、環保等方面隱患也會有很大程度的消除。有化工專家表示,由於我國化工整體產能足夠,從長遠來看,化工園的停擺不會對行業造成過大衝擊。

  園區停擺整頓,當地業內人士稱有益化工產業發展

  日前,上市公司安諾其、聯化科技、江蘇吳中均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公司在響水化工園內的工廠已經停產,只有少量員工在進行清理工作,目前還沒有收到化工園關閉的正式書面通知,是否搬遷,以及搬遷地址也均未確定。

  距離響水化工園不到2公里,便是陳家港鎮的街道。一眼望去,這裏幾乎所有店鋪都換上了全新的鋁合金門窗,不少尚未開始營業。面對大量外地工人離開,飯店、小賣部的生意大不如前,只有一家製作鋁合金門窗的店鋪仍能維持生意,甚至需要加班加點趕製訂單,窗帘店鋪的生意短期內也稍有上升。

  與響水縣數十公里之隔——濱海化工園區也有些冷清。

  濱海化工園區與響水化工園同屬鹽城,前者位於濱海縣,後者位於響水縣陳家港鎮。響水3·21爆炸后,鹽城市委在4月4日決定徹底關閉響水化工園區,濱海縣化工園也一起進入停擺狀態。

  6月27日,夕陽餘暉下,濱海縣化工園區的街道上幾乎沒有行人,所有化工廠都大門緊閉,只有個別工廠還有安保人員留守。

  「停產好幾個月了」,鹽城市福友醫藥化工有限公司、瑞孚信江蘇葯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安保人員均向記者透露,濱海縣化工園區在響水爆炸后不久就停產了,園區內的工廠都要進行安全檢查,手續齊全並檢查合格后才能陸續開工,不少小工廠都直接關停搬走了,大工廠正在等待檢查和復工。

  在等待復工的日子里,工廠為所有員工發放每天30元-70元不等的生活補貼,在繳納五險后,員工每個月能拿到800元-2000元。多家化工廠員工向記者表示,在工廠停擺后,大量外地員工離職,這也導致化工園附近小鎮上的店鋪生意滑坡。

  響水化工園區所在的陳家港鎮,街道上的店鋪新換了門窗,但很多還未開業。

  「人流量少了,生意不好做了,再撐幾個月看看吧」,濱海化工園區不遠處的東鎮街道上,麵包店老闆如此說道。水果店老闆擔心水果賣不出去開始減少進貨量,飯店后廚每天包的包子從二十屜下降到了十屜。

  同樣感受到類似變化的是的士司機陳南(化名)。「以前經常有人包車去化工園談生意,一趟來回就是幾百塊,一個月能有六七千元的收入,如今減少了三分之一。」陳南說。

  不過,對於化工園區停擺,當地人有另一種看法。

  記者在走訪時,有居民說,希望化工廠好好整頓,以後就會減少安全事故,環境也會好起來了。

  有當地業內人士稱,整治之後,化工企業的管理進一步規範和統一,安全、環保等方面隱患也會有很大程度的消除,長遠來看,有益當地化工產業發展。

  多數化工廠安全檢查仍在進行

  化工園停擺,趙華(化名)卻忙得停不下來。

  「我們一天要去30多家公司檢查,連查一個多月,跑了1000多家企業,你想想這有多累?」趙華向記者說道。趙華自上世紀80年代進入化工行業,從業超過30年。響水爆炸事故后,江蘇省開啟了一輪摸底排查工作,作為行業專家,趙華跟隨政府部門對上千家化工企業進行了安全檢查。

  趙華回憶,他們做的是「關停一批、轉移一批、升級一批、重組一批」的「四個一批」安全檢查,企業符合「四個一批」中哪一個,都要核實一遍。「有的企業不符合安全、環保要求,現場的安全環保設施、措施沒有到位,安全隱患特別大的當即關停。」

  鹽城下轄的響水縣和濱海縣都有化工園區。5月28日,鹽城市甌華化學有限公司方面告訴記者,包括公司在內,目前位於鹽城範圍內的化工企業基本都屬於停產狀態,需要經過驗收才有可能恢復生產。

  上市公司聯化科技在公告中稱,子公司江蘇聯化和鹽城聯化受響水3·21爆炸事故影響,處於臨時停產狀態。輝豐股份則表示,收到園區集中供熱公司鹽城市凌雲海熱電有限公司通知,因其對蒸汽管網全線進行安全檢測、檢修,於4月18日停止對外供熱,公司原葯合成車間臨時停產。

  鹽城以北就是連雲港,連雲港有兩個化工園區,分別是堆溝港鎮化工園與洋口化工園,前者與鹽城的響水化工園隔河相望,直線距離不到10公里。

  5月28日,位於堆溝港鎮化工園的連雲港致誠化工有限公司向記者表示,目前堆溝港鎮化工園大部分公司已經停產,根據省市文件精神,需要達到驗收標準才有可能復產。

  上市公司亞邦股份此前公告稱,公司所在連雲港堆溝港鎮化工園區內的連雲港分公司、子公司江蘇華爾化工有限公司、連雲港亞邦制酸有限公司即日起全面停產,進行安全隱患大排查及整改工作。

  從整個江蘇省的範圍來看,多家化工企業受到影響。

  贊宇科技4月10日發佈公告表示,控股子公司南通凱塔位於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洋口化學工業園區,為配合地方政府各級部門的安全檢查測試整改要求,並結合自身安全隱患大排查需要,於4月9日起全面停產檢查整改。

  「我們的固定成本一個月至少1000萬,去年公司的銷售收入是18億元,平均到每個月1.5億元,折算下來,南通凱塔每停產一個月,經濟損失肯定是過億的」,6月29日,南通凱塔相關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公司目前還有一些手續要辦,停工時間不會太短。

  距離爆炸始發地最近、化工企業密布的響水縣、鹽城和連雲港的小生意人,最先感受到了行業震動與生意寒潮。

  響水、濱海化工園區,多數企業仍在停產整頓中。

  劉清一家在響水縣裡做化工配件生意,這裏距離發生爆炸的陳家港鎮只有30公里。以前生意風光時,劉清一年能賺上八萬十萬,在縣城裡足夠一家人生活。隨着化工園的關閉,劉清家店鋪的生意也跟着滑坡。

  「根本沒生意,配件不好賣了。」劉清提高嗓門,手裡拿着長鉤準備拉上捲簾門。

  鹽城:因鹽而起,因化工而興

  鹽城的設立並非源於化工。

  鹽城海鹽博物館的資料記載着這座城市輝煌的歷史,作為全國唯一以「鹽」命名的地級市,鹽城是一座海鹽之城。從清末到民國初期,在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鎮沿海地帶,相繼建立的大大小小的鹽墾公司以及派生出來的小公司達102家之多,其中鹽城境內就有78家。

  不過,到了上世紀80年代,化工業在鹽城興起。

  根據趙華回憶,上世紀80年代,是一個「化工遍地是黃金」的年代。剛從熱門專業化工學畢業的他輕鬆進入了蘇州一家化工廠做技術員和銷售,「當年的化工廠都是國營企業,效益非常好,產品供不應求,客戶都是上門求着銷售」。到了1988年,趙華憑藉著在化工廠的積累,買了人生第一套房。

  「星期天工程師」的說法也是在那時出現的。在那個農村社辦企業也想做化工廠的年代,有不少國企工程師利用星期六、星期天等業餘時間幫助一些剛辦起來的小型化工廠做技術指導、做企業管理、產品開發等。

  發展到上世紀90年代末,不少「星期天工程師」下海經商、自己辦廠,也有一些國營或農村社辦企業開始改制,工廠都變成企業。那時企業越來越專業,化工產品更加豐富。

  「2003年前後,化工產業帶動了整片區域經濟發展」,趙華回憶說,化工產業興盛之時,大量外來人員進入江蘇的化工廠工作,飯店、賓館、商店、電影院都得到了聯動發展,響水也開始進行城鎮化建設。

  根據響水縣政府官網顯示,響水化工園成立於2002年6月,2006年收歸縣管體制。

  2011年,響水化工園完成財政一般預算收入4.68億元,佔全縣總額的30%,開票銷售過百億,佔全縣總額的75%,實際利用外資5410萬美元,佔全縣總額的50%。

  截至2012年,響水化工園區已形成鹽化工、石油產業、生物化工3條產業鏈,設置了化工生產、生活服務、污水處理、化學危險品貯存四大功能區,是蘇北第一家取得環保許可的省級化工園區。

  當時已經是化工企業高管的趙華說,那時化工廠操作工的月工資可達到4000元-6000元。操作工主要是以外來務工人員及中老年有經驗的人員為主,當地人則多做輔助工,如食堂、內勤、裝卸等。

  在江蘇響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嘉宜公司」)內勤人員陳雪的印象中,當地化工企業中外地人確實較多,「化工廠工資高,很多本地人想去,都要找關係,還不一定進得去」。

  愛與恨,當地人對化工企業的矛盾心態

  在爆炸發生之前,陳雪是天嘉宜公司內勤部門的一名員工。在陳家港鎮每個月拿着4500元的工資,午休時步行5分鐘就能回家照顧7個月的小兒子,晚上準時下班能為9歲的大女兒輔導功課,相比于多年前外出打工,陳雪對這樣的生活感到滿意。

  但談起化工廠搬來之前的陳家港鎮,春天漫山遍野的野花、夏天和夥伴們釣魚摸蝦、初秋路邊跳躍的青蛙,都是陳雪揮之不去的童年記憶。

  「你沒去過以前的化工園,我們送客人一進去,氣味刺鼻,我們要趕緊關窗戶,不然根本受不了」,曾常年往返于縣城和化工廠之間的的士司機陳南搖搖頭,嘆了口氣。

  「那個味道,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趙華說,2010年前後,在部分經濟發達地區的環保要求提升后,大量化工企業由江蘇南部往北部搬遷,當年江蘇北部的部分化工廠成立得匆忙,管理不到位,部分企業的土地出讓金都沒有收,針對硝化反應、加氫反應、磺化反應這些危險工藝,操作人員也沒有經過嚴格的操作培訓。

  鹽城鄰市連雲港的灌南縣常務副縣長李占超曾向《中國環境報》表示,「那時候不是想選擇什麼產業都可以的,只要有企業願意來,縣裡就很高興了。」

  在安全建設標準要求不高的情況下,江蘇北部曾付出不少代價。

  2007年11月27日,陳家港化工園區內的江蘇聯化科技有限公司,重氮鹽出產過程中發生爆炸,造成8人不幸遇難、多人受傷。2010年11月23日上午,江蘇大和氯鹼化工有限公司發生氯氣泄漏,導致下風向的江蘇之江化工有限公司30多名員工中毒。2011年5月和7月,響水化工園區內南方化工廠兩次發生重大火災。

  不斷的事故刺激了當地居民神經。2011年2月10日凌晨,有傳言稱響水化工園區大和化工企業要發生爆炸,導致大量居民出逃,並造成人員傷亡。

  但這些都未能改變響水發展化工的快車道方向。

  響水縣政府網站顯示,2017年,響水全縣地區生產總值首次突破300個億、達到319.91億元。而在2010年,響水縣的地區生產總值只有135.2億元。

  發展到2017年,響水縣化工、冶金、能源三大主導產業實現開票銷售452.52億元,其中化工產業104.54億元,冶金產業301.68億元,能源產業46.3億元。

遠處觀察響水化工園區。

  響水縣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中稱,2017年,響水三大園區貢獻份額日益凸顯,規模以上工業開票銷售佔全縣比重達90%。生態化工園區星級企業培育成效顯著,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增長面達97%,成為全省首家化工類科技產業園。

  響水化工的未來:整頓、搬遷及重組?

  響水3·21爆炸過去三個月有餘,陳雪很難再睡個好覺。

  爆炸那天,陳雪如往常一樣在辦公室上班,爆炸衝擊波瞬間推來,辦公桌上的打印機、電腦被遠遠摔到走廊上,現場一片狼藉。

  在爆炸后的三個月余,陳雪養好了皮外傷,生活卻隨着爆炸陷入停滯。

  「家裡有孩子要照顧,現在我沒法出去打工」,陳雪無奈地說,化工園停產後,原本在化工廠里上班的本地人大多隻有三種選擇,一是在附近鋼鐵廠再就業,二是外出打工,三是拿失業金先度過這段時日。工作8年,陳雪預計自己的失業金能超過2萬元。

  陳雪提到的鋼鐵廠指的是江蘇德龍鎳業有限公司。

  6月27日,記者來到江蘇德龍,門口等待客人的司機紛紛表示,最近德龍是進了不少新員工。記者隨後致電江蘇德龍,電話無法接通。

  曾在天嘉宜公司上班的張力在爆炸后一度成為了江蘇德龍的一線操作工,但在高溫車間里與接近1500℃的鐵水近距離接觸,讓張力與一些轉行工人無法適應,最終選擇離開,「以後可能還得外出打工」。

  與化工廠員工未來同樣引人關注的,還有響水縣與化工產業的未來。

  在趙華記憶中,化工行業的整頓早已開始。2015年過後,江蘇化工廠越來越多,各地政府對於落地在園區內的化工企業,也有了投資效益的要求,每畝效益、產出、稅收都在地方政府的考慮範圍之內,本次爆炸后,江蘇更是叫停了大量化工企業生產。

  不過,對於響水化工園的關閉,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向記者表示,我國規模較大的化工企業污染情況已經比較低,基本和國外差不多,而小型化工企業的污染則比較大,建議對化工企業進行整改,而非直接關閉。

  在林伯強看來,如果對化工企業進行整改,設定統一的標準,達到標準的企業可以繼續生產,達不到標準的則需要關閉,就可以把環保標準提高,這是企業選擇也是市場行為,「要給達標的企業發展的空間」。

  在響水化工園停擺的情況下,江蘇吳中證券部向記者表示,公司已經考慮在我國西北地區設廠。

  「目前確實大部分企業都在觀望,也有一些企業有轉移到內地的想法」,趙華表示,自己所知的部分企業已經轉移到了寧夏、甘肅等地,這些地區土地多,環境容量比較大,稅收、土地價格都對企業有比較大的優惠政策。

  趙華目前投資了兩家化工廠,其中一家也準備轉移到西北,「自己做一些小投資,主要是在新興的醫藥產業里,做一些納米塗料、高精尖的醫藥上的研發」。

  南通凱塔相關負責人則向記者解釋稱,化工行業涵蓋眾多領域,醫藥、農藥、精細化工等對物流要求較低的企業可以考慮搬遷至中西部地區,但對原料進口依賴大、對物流要求較高的化工企業則基本會留在江浙地區。

  對於化工行業未來的發展,趙華表示,在目前江蘇省最新要求中,硝化反應、加氫反應、磺化反應等已經完全要求自動化操作,但自動化的投入較大,還需要儀器儀錶等維修人員,有一定損耗,有些老闆都不願意做。在這種情況下,有許多私有企業希望被國有企業、國資背景或跨國公司收購,以得到管理上的規範和統一。

  而林伯強則預計,由於我國化工整體產能足夠,從長遠來看,化工園的停擺不會對行業造成過大衝擊。

  新京報記者 林子

停机断网能充话费

【分分时时彩技巧】